那些扮演圣诞老人的人,收到礼物了吗?

  今天是圣诞节。
我问过很多女生,她们都说,在所有的节日里,她们最喜欢的,除了情人节,就是圣诞节。

因为跟别的节日相比,圣诞节最好看,最让人有幸福感。有红红绿绿的圣诞树,jingle bell的背景乐,还有圣诞老人和姜饼人。
整个城市都充满了圣诞的气氛,身边的每个人都沉醉在圣诞的节日氛围里。

除了这群人。
他们是快递小哥,外卖员,路边卖奶茶的女生……对于这些服务行业的人们来说,他们的节日跟我们的节日不一样。
他们,是我们的圣诞气氛制造者。
他们,却也是没机会过圣诞的人。

那些我们所谓的热闹的节日,对他们来说,只是一个更忙的工作日。
1小冷所在的商场,是朝阳区最有名的大型商场。
蛋糕店的外型,是一辆红色的大巴士,圣诞前十天,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圣诞装饰。
这是小冷最得意的事。
我们到的时候,她指着店铺屋顶上一只戴着圣诞帽的小猫玩具说,那是我放上去的,好看吧?

她们店从22号开始,就在卖限量的圣诞蛋糕了。
那是一种蛋糕夹奶油的裸蛋糕,中间藏着各色的水果,很像美剧里的装饰。
这样的蛋糕,小冷这两天已经卖出几十个了。
据小冷说,这两天的顾客都有点心急,拿到蛋糕之后就急匆匆地走了。
大概是因为今天来买圣诞蛋糕的人,心里都装着一个人吧。

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取蛋糕后,她转头和我说:
“你看,那个男生前两天就来订蛋糕了,他起码对我强调了三遍,说他女朋友对芒果过敏,千万不要放芒果……他准备今天求婚。”
我问小冷,那你和男朋友,准备怎么过节。
她笑了,“这对我们来说根本不是节日啦。”

小冷和男朋友两个人都在商场工作,每个节假日对他们来说,都像一次打仗。
她男朋友的店,今天要营业到自然闭店(也就是等到店里完全没客人,才能关门),凌晨才能下班了。

我问,那他有送你圣诞礼物吗?
她说,没有啦,都不过节,老夫老妻了,送什么圣诞礼物,面都不用见啦。

想了一会,她从兜里掏出手机,翻出一张照片给我看。
“上周末我们逛711,我和他说过,圣诞节想要一个棒棒糖。不知道他会不会给我买。”
晚上10点,商场里的人慢慢少了。
她趁这个时间,躲在柜台后面,拿出BB霜,补了妆。
出了商场,小冷在路边的报刊亭买了根香肠。她笑着说,“好饿噢。我一会骑车回家的时候,顺便绕一下,去见见男朋友吧。
还是看他一下,看他一下,我就回去睡觉。”
2在我的想象里,扮演圣诞老人的人,都很和蔼,很慈祥。
小李不是。
小李是一个自带弹幕的圣诞老人。
这么说吧,我感觉他好像不是特别喜欢小孩子。weide1946源自英国

接受采访的时候,小李正在化妆间换衣服。一边有点烦躁,“又要去发礼物了……”
我问,“你是圣诞老人诶,发礼物,不应该开心吗”
“开心什么啊。发礼物的时候要弯腰,小孩们刚好伸手就可以扯到我的胡子了!这胡子质量不好,一扯就掉,还粘一手白毛,真的很烦……”
小李戴上胡子,叹了口气站起来,开始系圣诞老人的腰带。
“扯胡子其实不算什么。我见过一个小孩,他走过来问我,说圣诞老人圣诞老人,我想要个IPAD,你晚上会到我家来给我送个IPAD吗?我当时自己心里就嘟囔了一句,我都还没有钱买IPAD呢。”

小李拿起装满圣诞礼物的袋子,开始往外走。
我接着问他,有什么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事吗?
小李回忆,“有啊,傍晚在派礼物,有个小孩抱着我的腿,一直吵着要我抱他。我一低头,他看着起码得有100斤吧,我顿时腿软。”
小李越说越起劲。
“还有一点没想到,我们以为糖和礼物准备得已经够多了。结果还没吃完晚饭就发完了。因为有的小朋友会反复来要,每次来都假装是第一次来要。作为伟大的圣诞老人,我只好默默配合他了……”
晚上10点,小李工作结束,我跟着他回到他的办公室。
在这里,他还要继续加班,我坐在他旁边,继续骚扰他。
“你有收到过什么圣诞礼物吗?”
“有啊,公司有给每个人统一发一个小熊。我拿到就寄给我妹妹了,她今年刚二年级,我还给她买了四本《阿衰》漫画。”
这是整个采访中,小李第一次露出认真的神色。
“圣诞节你自己有什么愿望吗?”
他脱口而出,“没什么”。
过了一会儿,他补了一句,“我希望下次圣诞节的时候,妹妹能来北京和我一起过节。她跟那个小胖子差不多大,没来过北京,我挺想带她来一次的。”
3孙哥是他们站点年纪最大的快递员。
我们见到他的时候,孙哥正在打电话,冲我们努努嘴,暗示我们去旁边的小椅子上等。
“我们会按顺序给派送的。您别着急,这急不了,大家都想赶在今晚送到……”

快递站点架子上堆满了包裹。跟平时灰黢黢的快递袋子不同,这一天,很多商家的快递盒子都准备了新包装,花花绿绿。把整个快递站,衬成了一个礼物站。
据孙哥说,这两天,派送得最多的东西,就是给小孩子的礼物了。
“小孩子用的那什么积木……哦不,乐高啊,什么魔戒啊,还有小汽车啥的。特别多,这两天。”
孙哥说完,就继续干活去了。他不是那种特别热情的男人,甚至带点中年男人特有的笨拙。

下午,孙哥换上圣诞老人的衣服,骑着电动小三轮出门了,我们和40多个快递一起坐在三轮车上。三轮车在小区里穿梭,我坐在车上晃晃悠悠,拉着孙哥聊天。
孙哥对圣诞节的全部认知,就是要吃苹果,这是他10岁的女儿告诉他的。
“别的嘛,也没什么。我是农村来的,不过洋节,我只过春节,哦,还有中秋。”
我问,你给女儿准备了礼物吗?
孙哥一愣,说,哦,那没有,没空特意准备这个……

话音未落,小区里不知道从哪儿蹦哒出来好几个小朋友。
看见穿着圣诞服的孙哥,小朋友们冲了过来——“哇!圣诞老爷爷!圣诞老爷爷!”
这些小孩,孙哥基本上都认识。
他一个一个对着包裹上的名字,把包裹递给了他们。
有礼物的发完了。
可是,其他没有名字的小朋友,也张望着快递车,期待地看着孙哥。
正在我紧张的时候,孙哥从三轮车挂着的破破烂烂的棉口袋里,掏出一大把糖果,发给没有包裹的小朋友们。
我和小朋友们同时发出了惊呼声。

我问孙哥,哪年的圣诞节让他印象最深刻。
他说,三年前吧,那时候女儿还小。他下班之后跟站长申请,直接把圣诞老人的衣服穿回了家,女儿真的以为是圣诞老人来了,特别开心。
“可惜她现在长大一点了,不怎么信了。”

晚上9点,采访快结束了,孙哥准备回家。
他的家离站点不远,骑车10分钟就能到。
孙哥脱下圣诞服,跨上电动车,有点疲惫,有点心不在焉。
可能累了吧,我想。
我收拾相机,也准备走了。
身后突然有人叫我,是孙哥骑着车回来了。
他有点犹豫,说,不知道这个对你的采访有没有用……其实也不算什么圣诞礼物。我们家是农村来的,不过洋节。但是……
孙哥从电动车后备箱里掏出一支粉红色的笔,上面画着《冰雪奇缘》里的Elsa。
“她想要这个很久了。叫什么,炫彩发光转转笔,你们应该不知道了,就是在夜晚里能发光的,她班里好像很多人用。
我以前觉得转笔这种爱好,太影响学习了,一直不给买。
再加上要50多块钱嘛,我没舍得。
但她想要,我还是买了。她现在已经长大了,已经不信圣诞老人了,感觉再过几年,我怕她喜欢的东西我都不知道了。”

圣诞节的采访结束了。
采访完他们以后,我才发现,其实我们的预设错了。

我一直以为,那些我们的热闹节日,对他们来说,只是一个更忙的工作日。我以为,他们从来没有圣诞节。
但其实不是这样。
他们也有圣诞节。

你看,即使他们口口声声说自己不过节,却还是在这一天心怀期待。
他们虽然不能在这一天,跟我们一样聚会狂欢。但是他们也会精心化妆给男朋友看,会给妹妹寄只可爱的小熊,会给女儿买一支笔……
他们也会在这一天,对自己爱的人表达爱。

这才是圣诞,或者说,这才是节日的意义。

对于不擅长表达爱的现代人来说,节日最重要的,并不是节日本身。
节日其实是一个契机,让我们来对身边的人表达爱;节日其实是一个借口,让我们说出平日里说不出口的肉麻的话。

我们过的,其实从来都不是圣诞。
而是爱。今天圣诞,大家吃苹果了吗(我吃了苹果吃了牛肉吃了山楂吃了鱼啦啦啦啦),祝大家圣诞快乐!
本文:李粒粒 阿徐 段背背 谭十五 杨乐多
版式:老铁

Related Post

Leave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